迟来的爱(52)

?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当僻静的蓝色汽车静静地驶过时,路上的水很快就被水冲走了。

在路灯昏暗的灯光下,水在远处飞溅,晶莹剔透的水滴落在夜空中。在灯光的阴影下,烟花般的迷幻色彩散发出来,耀眼的光芒瞬间消失。

姗姗看上去很痴迷,傻傻的站在那里,让寒冷的夜风吹过她的长发。

快速地看着车,那些快速目光,挥挥手的兄弟姐妹用反手抓住了姗姗的手臂,然后猛地摔了一跤,把整个人撞到了他身后的雨水坑里。

“扑通.”

姗姗在雨水坑里。

虽然不是一个很深的雨水坑,但是姗姗掉进了水坑里,无法发出声音。

然后有一个长长的声音刺穿了耳膜的声音。

“嘎吱吱.”

当姗姗陷入朦胧的雨中时,这是一个长而尖锐的苛刻制动器,让姗姗感受到了她以前从未有过的恐怖,她的心被吓坏了。

在漆黑的夜晚,姗姗坐在泥里的恐怖。她被泥水覆盖,湿裙子上覆盖着泥泞的污渍。裙子紧紧裹在姗姗的身上。

姗姗的手仍被压在泥里,傻傻的,没有动。

英俊的脸上布满了肮脏的泥水。几块泥珠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流下来,滴滴液滴落下来。她坐在那里,脸上沾满了脏水,使我无法睁开眼睛。

这时,姗姗一直浑身坐在泥泞的水里,大脑被震惊,没有反应过来。

坐了很长时间后,她突然站起来,好像她想到了什么,她的大脑跑得很快。

“泽宇的兄弟?”姗姗以一种奇怪的声音喊道。

她站起来观看了四次。

她发现她身边安静,没有一丝声音,泽宇去哪儿了?

姗姗的心开始有点慌乱,她的焦虑情绪加剧了。她“有.”站了起来,开始四处寻找Zeyu的兄弟。

突然,她惊讶地发现路边的蓝色汽车静静地静静地停在那里。天空的雨就像一个编织的蜘蛛网,暗中倾斜。

姗姗拿了一个泥水坑走了过来。她想找出她的哥哥泽宇。

雨继续下去,而姗姗转过僻蓝车的前方啊!她发现Zeyu的兄弟的身体和头部靠在蓝色车的前盖上。整个身体靠在左边,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。

这一次,姗姗吓坏了。她觉得天空即将崩溃,头部头晕,她害怕大声傻笑:“”Zeyu兄弟,你醒来了吗? '(待描述)

96

桔梗_

5203a3bf-1c0f-41db-a6f0-31ddb4a929cb

31.3

2019.08.01 01: 49 *

字数871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当僻静的蓝色汽车静静地驶过时,路上的水很快就被水冲走了。

在路灯昏暗的灯光下,水在远处飞溅,晶莹剔透的水滴落在夜空中。在灯光的阴影下,烟花般的迷幻色彩散发出来,耀眼的光芒瞬间消失。

姗姗看上去很迷恋,呆呆地站在那里,让寒夜的风吹拂着她的长发。

兄弟姐妹们迅速看了看车,目光敏捷,挥了挥手,反手抓住姗姗的胳膊,砰地一声回击,把整个人都扔进了他身后的水坑里。

“扑通……”

姗姗在雨水坑里。

虽然不是一个深雨水坑,但姗姗掉进了水坑里,一点声音也没有。

然后有一个长长的声音穿透了鼓膜的声音。

“嘎吱吱……”

当姗姗掉进阴雨里时,一个又长又急又猛的刹车使姗姗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,她的心也被吓坏了。

裙子紧紧地裹在姗姗身上。

姗姗的手还压在泥里,那傻乎乎的、笨拙的手一动不动。

那张英俊的脸上沾满了肮脏的泥水。几颗泥珠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流下来,滴滴涕滴下来了。她坐在那儿,脸上的脏水使她睁不开眼睛。

这时,姗姗呆呆地坐在泥水里,脑子里一片空白,没有反应。

她坐了很长时间,突然站起来,好像在想什么,她的大脑在快速运转。

“泽于的兄弟?”姗姗奇怪地喊道。

她站起来看了四次。

她发现身边安静,没有一丝声响,泽玉去哪儿了?

姗姗的心开始有点慌乱,她的焦虑情绪加剧了。她“有.”站了起来,开始四处寻找Zeyu的兄弟。

突然,她惊讶地发现路边的蓝色汽车静静地静静地停在那里。天空的雨就像一个编织的蜘蛛网,暗中倾斜。

姗姗拿了一个泥水坑走了过来。她想找出她的哥哥泽宇。

雨继续下去,而姗姗转过僻蓝车的前方啊!她发现Zeyu的兄弟的身体和头部靠在蓝色车的前盖上。整个身体靠在左边,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。

这一次,姗姗吓坏了。她觉得天空即将崩溃,头部头晕,她害怕大声傻笑:“”Zeyu兄弟,你醒来了吗? '(待描述)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当僻静的蓝色汽车静静地驶过时,路上的水很快就被水冲走了。

在路灯昏暗的灯光下,水在远处飞溅,晶莹剔透的水滴落在夜空中。在灯光的阴影下,烟花般的迷幻色彩散发出来,耀眼的光芒瞬间消失。

姗姗看上去很痴迷,傻傻的站在那里,让寒冷的夜风吹过她的长发。

快速地看着车,那些快速目光,挥挥手的兄弟姐妹用反手抓住了姗姗的手臂,然后猛地摔了一跤,把整个人撞到了他身后的雨水坑里。

“扑通.”

姗姗在雨水坑里。

虽然不是一个很深的雨水坑,但是姗姗掉进了水坑里,无法发出声音。

然后有一个长长的声音刺穿了耳膜的声音。

“嘎吱吱.”

当姗姗陷入朦胧的雨中时,这是一个长而尖锐的苛刻制动器,让姗姗感受到了她以前从未有过的恐怖,她的心被吓坏了。

在漆黑的夜晚,姗姗坐在泥里的恐怖。她被泥水覆盖,湿裙子上覆盖着泥泞的污渍。裙子紧紧裹在姗姗的身上。

姗姗的手仍被压在泥里,傻傻的,没有动。

英俊的脸上布满了肮脏的泥水。几块泥珠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流下来,滴滴液滴落下来。她坐在那里,脸上沾满了脏水,使我无法睁开眼睛。

这时,姗姗一直浑身坐在泥泞的水里,大脑被震惊,没有反应过来。

坐了很长时间后,她突然站起来,好像她想到了什么,她的大脑跑得很快。

“泽宇的兄弟?”姗姗以一种奇怪的声音喊道。

她站起来观看了四次。

她发现她身边安静,没有一丝声音,泽宇去哪儿了?

姗姗的心开始有点慌乱,她的焦虑情绪加剧了。她“有.”站了起来,开始四处寻找Zeyu的兄弟。

突然,她惊讶地发现路边的蓝色汽车静静地静静地停在那里。天空的雨就像一个编织的蜘蛛网,暗中倾斜。

姗姗拿了一个泥水坑走了过来。她想找出她的哥哥泽宇。

雨继续下去,而姗姗转过僻蓝车的前方啊!她发现Zeyu的兄弟的身体和头部靠在蓝色车的前盖上。整个身体靠在左边,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。

这一次,姗姗吓坏了。她觉得天空即将崩溃,头部头晕,她害怕大声傻笑:“”Zeyu兄弟,你醒来了吗? '(待描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