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一小学多名学生被同学殴打 家长质疑遭校园欺凌

“辱骂、殴打……”近年来,发生在校园的欺凌事件屡见不新的,甚至是个别案件最终演变成极端事件,继续引起社会关注。

最近,一些家长向南方日报和南方报道报道,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,广州龙口西小学绥远校区二年级班的一名男生经常殴打和欺负他。同学,影响正常教学。学生的秩序和身心健康,有些学生厌倦了学习,甚至学生都产生了自杀行为。家长们一再向学校报告情况并没有完全解决。目前,家长已报案,警方已介入。 26日下午,涉案男孩的父母说他们已经将孩子转移到学校。

这名8岁男孩被指控多次扮演同学并被学生殴打。

“在一年级,我的家人被殴打了几次。”毕先生告诉记者,他的女儿琪琪在广州龙口西小学绥远校区二年级,她多次8岁。男同学欺负。

“我开始考虑孩子们之间的烦恼,并没有太在意。后来,我发现这种现象已经成了学校的欺凌行为。”毕先生告诉记者。由于没有早期干预,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。有一次在自学课上,由于小纠纷,同班的小鹏(化名)拿着老师的脸,踢了琪琪。

“虽然我没有受伤,但我给孩子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,所以提到小鹏名字的琪琪会害怕。很长一段时间,甚至学校都不想去,”先生说。毕。

“我经常打败我的女儿,现在她已经厌倦了学习。”黄女士说,她8岁的女儿华化(化名)也参加了这个课程。去年11月8日,当她在学校外的走廊里学习时,她排起了长队。小鹏毫无理由地在花的胸前打了一拳。

“我们一开始并没有太多关注它,但只反映了老师的情况。”黄女士告诉记者,由于小鹏的频繁欺凌,她有心理问题。今年五月,她在为母亲和女儿开花。两人争吵了几句,鲜花跑到厨房,把刀子拉到脖子上,想着自杀。

“当时我很害怕,认为家庭作业太多,孩子们的负担太重了。”黄女士说,最后一朵花告诉她,同班同学的小鹏经常欺负她。她感到非常委屈和活着。

许多家长报告说,除了琪琪和华华之外,班上的许多其他学生也经历过类似的经历。

男孩父亲:孩子也是转移到它的受害者

“学校也出面解决这个问题,但打击的事情仍然会发生。”一位家长告诉记者,每次孩子被殴打,学校也会协调和处理,但尚未得到根本解决。目前,一些家长已经向学校和天河区教育局提出了上诉,希望将小鹏转学到学校,并且一些家长已经处理了警察。

记者随后联系了肖鹏的班主任马云,他说,派出所参与了这个过程,并且披露相关信息并不方便。记者还多次打电话给学校校长,他们没有联系。

在这方面,小鹏的父亲张先生说,过去几个月已被父母反映。在这次事件中,小鹏也是受害者。他现在已转移到小鹏。

“我承认小鹏在学校里更顽皮,而且与学生真的有矛盾,但一个8岁的孩子不能谈论校园里的欺凌行为。”张先生告诉记者,每次家长反映小鹏的问题,他都会积极与学校和其他家长沟通。协调处理。 2018年4月,为了解决小鹏的问题,他和妻子一起上学,午休期间,小鹏与其他学生分开。

“我的孩子也是受害者。其他父母的不断抱怨也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。目前,我已经厌倦了学习。”张先生告诉记者,他曾经带小凤去检查,医生的检查结果显示,小鹏是正常的,没有多动障碍。

“即使是这种情况,一些家长仍然不能保证他们会继续向学校投诉并要求小鹏转学。目前,我已将他转到另一所学校。”张先生说。

专家:建立系统的欺凌预防教育机制,保障学生的安全

暨南大学少年家庭法研究中心教授,博士生导师张宏义认为,小鹏的行为已经被视为校园欺凌,应该认真对待。

张宏义建议,在处理此类事件时,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有责任制定和完善应急预案,包括及时处理和干预学校欺凌计划,媒体和舆论反应计划,以及平等和畅通的政法单位与警方,检察院和法院。信息沟通渠道等。

此外,对于学生的校园安全,特别是欺凌防范和处置,应与教育行政部门和政法部门合作,逐步建立系统的预防教育机制,选择一些实际案例,辅以现行法律,研发符合学生的思想和身体。具有特色,认知水平和实用性的教材和课程使其成为课程。最后,通过学生自我保健,父母监护,学校关怀和社会救助,四位保护者将共同保护学生的安全,消除学校欺凌的发生。

南网全媒体记者朱宏贤实习生甘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