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有这样一家报纸,演员不红时大肆讨伐,演员红了转脸就去跪舔

  民国时期,川剧名角“红灯教主”王国仁初出道时,颇受争议。在他的新戏演到第四本时,《戏剧周刊》因看不惯他的锐意革新,接二连三刊登了讨伐他的檄文。牛耳一执,接着就有几家报社鼓噪跟进。沸沸扬扬声中,《蓉风报》出来分庭抗礼了,它竭力为王国仁的创新呐喊,也有几家报刊随之响应。于是,一场笔战轰轰烈烈地开始了。

  dingyue.ws.126.netkDKVHHq7vJUG3KG4RkV6RjNtIhrfFYY1dl2oH0=i0kuEl1563874432835.jpg

  而王国仁却捧骂由人,宠辱不惊,只顾专心致志地编演新戏。因新戏越来越受观众欢迎,王国仁越演越红,终成名角。同时,因看戏的观众大多是看报的读者,所以《蓉风报》销路大畅;而《戏剧周刊》却发行日蹙。

  俗话说,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。见王国仁越来越受欢迎,《戏剧周刊》派记者找王国仁,表示愿意改弦易辙,同他合作。王国仁对记者恭敬有加,沏茶敬烟,也表示极愿捐弃前嫌。然而,当记者要求王国仁提供新戏的剧本和演出动态时,王国仁说他已和《蓉风报》签过合同,不能将新戏外泄给其他报刊。记者见此,只好怏怏作罢。

  dingyue.ws.126.netH0IjhY84pMVnq0GRmKpRk84M2WleqXnCqPOFn4aa4fyte1563874432833.jpg

  《蓉风报》取得了王国仁艺事活动的报道权后,大刀阔斧地辟出专栏,并取了个通栏标题,叫“王国仁无声无限唱片公司”。同时仿照上海唱片公司的鸡图案,画了个鸭图案做题花,这就使王国仁又有了一个“板鸭脑壳”的新外号。专栏连篇报道王国仁新戏的编演动态,并选登剧本唱段,很为观众赞赏。

  见《蓉风报》春风得意,《戏剧周刊》由妒生恨,竟又迁怒于王国仁。于是,该报又耍出老式武器,斥骂王国仁是“邪术山人”。以前,王国仁对《戏剧周刊》的詈骂并不计较。他认为艺术见解之争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何况自己超越规范,未见得桩桩都对。但这次,《戏剧周刊》的行径却令他不齿,他决定要小小报复一次。于是,王国仁给《戏剧周刊》编辑部寄去一封公开信,搞得《戏剧周刊》自打嘴巴,内容大致是:在下蒙贵报引进“山门”不久,“邪术”浅短……

  dingyue.ws.126.netFVXZoh4xTF7C9DIGrlA4nrhBg1rm4zVqAG0IoTOW4KkgJ1563874432831.jpg

  “角色是捧出来的”这句话被某些媒体奉为金科玉律,他们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捏着别人的命门,于是,总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,将由激素产生的信息直接形成文字诉诸笔端,快意当前;在逐利之心的调配下,又笔锋一转,改头换面,毫无骨气可言。看来在捧人之前,他们真该补些钙,至少养结实自己,免得捧人不成反被打时,不至于趴在地上起不来。

  有趣,有料,有深度

  关注公众号淘历史,和T君一起读历史

  作者|罗树妹

  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
  民国时期,川剧名角“红灯教主”王国仁初出道时,颇受争议。在他的新戏演到第四本时,《戏剧周刊》因看不惯他的锐意革新,接二连三刊登了讨伐他的檄文。牛耳一执,接着就有几家报社鼓噪跟进。沸沸扬扬声中,《蓉风报》出来分庭抗礼了,它竭力为王国仁的创新呐喊,也有几家报刊随之响应。于是,一场笔战轰轰烈烈地开始了。

  dingyue.ws.126.netkDKVHHq7vJUG3KG4RkV6RjNtIhrfFYY1dl2oH0=i0kuEl1563874432835.jpg

  而王国仁却捧骂由人,宠辱不惊,只顾专心致志地编演新戏。因新戏越来越受观众欢迎,王国仁越演越红,终成名角。同时,因看戏的观众大多是看报的读者,所以《蓉风报》销路大畅;而《戏剧周刊》却发行日蹙。

  俗话说,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。见王国仁越来越受欢迎,《戏剧周刊》派记者找王国仁,表示愿意改弦易辙,同他合作。王国仁对记者恭敬有加,沏茶敬烟,也表示极愿捐弃前嫌。然而,当记者要求王国仁提供新戏的剧本和演出动态时,王国仁说他已和《蓉风报》签过合同,不能将新戏外泄给其他报刊。记者见此,只好怏怏作罢。

  dingyue.ws.126.netH0IjhY84pMVnq0GRmKpRk84M2WleqXnCqPOFn4aa4fyte1563874432833.jpg

  《蓉风报》取得了王国仁艺事活动的报道权后,大刀阔斧地辟出专栏,并取了个通栏标题,叫“王国仁无声无限唱片公司”。同时仿照上海唱片公司的鸡图案,画了个鸭图案做题花,这就使王国仁又有了一个“板鸭脑壳”的新外号。专栏连篇报道王国仁新戏的编演动态,并选登剧本唱段,很为观众赞赏。

  见《蓉风报》春风得意,《戏剧周刊》由妒生恨,竟又迁怒于王国仁。于是,该报又耍出老式武器,斥骂王国仁是“邪术山人”。以前,王国仁对《戏剧周刊》的詈骂并不计较。他认为艺术见解之争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何况自己超越规范,未见得桩桩都对。但这次,《戏剧周刊》的行径却令他不齿,他决定要小小报复一次。于是,王国仁给《戏剧周刊》编辑部寄去一封公开信,搞得《戏剧周刊》自打嘴巴,内容大致是:在下蒙贵报引进“山门”不久,“邪术”浅短……

  dingyue.ws.126.netFVXZoh4xTF7C9DIGrlA4nrhBg1rm4zVqAG0IoTOW4KkgJ1563874432831.jpg

  “角色是捧出来的”这句话被某些媒体奉为金科玉律,他们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捏着别人的命门,于是,总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,将由激素产生的信息直接形成文字诉诸笔端,快意当前;在逐利之心的调配下,又笔锋一转,改头换面,毫无骨气可言。看来在捧人之前,他们真该补些钙,至少养结实自己,免得捧人不成反被打时,不至于趴在地上起不来。

  有趣,有料,有深度

  关注公众号淘历史,和T君一起读历史

  作者|罗树妹

  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
达到当天最大量